灰原hcy

橘子汽水(静临_临也视角)

清軒:

有私设 
少年设定
折原临也的独白
前文
汽水瓶


今年的暑气依旧是毫不例外的如约而至。


燥热的天夹杂着咸湿的空气,好似一条粘人的柴犬在你耳边“呼哧呼哧”吐着热气。想到这儿,坐在阳台上的黑发少年猫着背,“噗嗤”一声,不由得轻笑起来“这个比喻真像他啊”。可笑容到了嘴角也只是稍纵即逝,他撩起那软塌塌地黏在他额头的碎发,又感觉没趣地走进屋子。


黄昏时 这间屋子总是拥有最好的采光。那活像个醉鬼的夕阳倒向西天,给这屋子刷上零星的光斑,斑斑驳驳地把这屋子割成道道薄片。


折原临也一直觉得这样的世界才是真实的,人世间本就是光怪陆离,有所谓的神把每个人都割成不同的碎片,充斥着黑暗与光亮。那些教科书所叫我们崇尚的闪闪发光的人是不存在的。黑暗早晚会将那零星的光斑吞没,分毫不剩。


折原临也坐在老旧布制的拼色沙发上等着黑暗吞没夕阳。


“人心只会彻底暴露在黑暗下。”他想着这十六年自己的准则,突然自嘲似的大笑起来。


世人说他折原临也病态,厌世至极。


那他干脆爱着全人类来更病态地反击吧。


他拿起开瓶器“碰”地一下打开手边的汽水瓶,橘色的颜色一下子溢开来,填满了少年的世界。


折原临也好似极其厌恶这颜色似的,少年的他却无法成功抑制这橘色的蔓延。


从头到脚,全部的血液好像在这个时刻盛满了沉甸甸的汽水。


“果然还是讨厌怪物啊。”他无奈地摇摇头,想起那个冒着气泡的午后。


高一的平和岛静雄长着一张还算受女人欢迎的脸,可惜那一身怪力与脾气,令人望而却步,成天都是直来直去的脾气,好似是单细胞动物,嫉恶如仇,带着一身少年的戾气,是个讨人类厌的怪物。


折原临也与他被人视为犬猿之交。


现在的平和岛静雄染了一头耀眼的金发,站在何处都能吸引他人目光,周围人避而远之。


来良学园大多数人评价活像个定时炸弹,无时无刻都有可能与你干起架来。


可谁都不知道传出这评价折原临也最不认同这个说法。
折原临也抿了口橘子汽水,清爽带着凉意的汽水灌入口腔一直到胸腔。


那个会在下雨天拿衬衣包裹住被遗弃的野猫,会失落地在小巷中偷偷捏紧拳头,强忍着酸楚的少年分明是一瓶在阳光下闪着光的橘子汽水。


折原临也喜欢这样味道的橘子汽水,他偷偷地把汽水全都珍藏起来,把自己武装起来,变得比那他所爱喝的汽水更惹人厌,只为使那所心爱之物不变质。


这的确病态极致,但他藏在心间的并不是阳光,而是与众不同的橘子汽水,轻微摇晃就会因气压增大,而不由自主溢出的东西。


世人既然把我心爱之人誉为怪物,那我便变成恶魔,世世代代守护怪物。


可如果汽水瓶把心事一吐为快,汽水便没有了保护的外壳,而会逃走,渐渐在阳光下融化了。


评论

热度(45)

  1. 灰原hcy清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