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原hcy

[白黑][AU]交错重逢 04

青旗沽酒有人家:

说avi/啪啪啪的都站出来我绝对不打你们脸(


虽然作业堆成山可我保持着一种谜の从容,冷静地打开了文档


我都觉得我真是爱得感人




04


 


白马探拿着放在床头的衣服进了更衣室,穿之前细细查验。衣服被洗过,是医院里特有的消毒水味道。他的所有衣服都被经过特殊加工,现今一切痕迹原封不动,里面的东西却不翼而飞。他不能说究竟是不是被偷去,倘若是被偷去,那这贼,必然是极其高明的了。


如果这是一场阴谋呢。他们准备了一个像是日本的城市,一群说日语的人,和一个……像是黑羽快斗的人。很多年来他以为自己已经逐渐开始淡忘黑羽快斗的模样,记忆里的人慢慢模糊,慢慢消解,甚至很久很久都没入过梦来。可是当他出现,他的眉眼全部又突然变得清晰,他的一头乱发,他的蓝色眼睛,他的尖尖的小虎牙,他嘴唇的柔软温度,全都突然回到他的记忆里,便如十五年的光阴不曾存在过。


他的手无意识用力,攥紧了西装内侧的暗袋,里面却并非空无一物,一张卡片膈痛了他的手心,他拿出来看,是一张日本身份证,照片还是年轻时候。白马探发起呆来,手指摩挲着卡片上“白马探”三个字,为什么一切都丢了,却独独剩下这个,还提醒着他他是谁。


他不是那个编出来欺骗黑羽快斗的前来出差却横生意外的怀特先生,他是白马探。他看着这张身份证,一切消失只剩下它,这是不是有人要提醒他,只要他在日本,他就只能是白马探。


会是谁呢。是尚未被斩草除根的组织残余,他在伦敦的竞争对手,还是……黑羽快斗本人呢?


白马探叹了口气,拉开了门:“劳烦黑羽君陪我跑一趟。”


 


黑羽快斗拿着病例收据跑得轻车熟路,该掏钱时候想当然也是黑羽快斗掏了。白马探心里苦笑,年轻时候金卡银卡无限卡地给黑羽快斗刷,现在换成了黑羽快斗给他花钱。


一切事毕已经快到午后,白马探算着时间差不多该黑羽快斗去上课,站在医院门口的花坛边上,对黑羽快斗鞠了一躬谢道:“多谢黑羽君……待我联系此地朋友,定报黑羽君此番相助。”


“不着急……”黑羽快斗吓了一跳似的,“这点钱也不算什么。”


“不知黑羽君是否介意留下电话或者其他联系方式,我好联系黑羽君。”


“哦……好啊。”


白马探下意识想去掏手机,手插进兜里才意识到身上所有不属于这个“时间段”的东西都不见了,略有尴尬地抬起头来,却见黑羽快斗手指在阳光下一阵翻飞,像是要从指缝之中开出一朵花来。他停下手上动作,指间夹着一支钢笔。黑羽快斗把钢笔举到他眼前,脸上露出一个得意的笑,满脸都是“看我魔术如此神奇”。


这支钢笔……白马探取下它来,漆黑烤漆在阳光下像在诉说深沉往事。这是他送给黑羽快斗的。那时候他刚刚从酸涩心情里理出自己想法,恰逢黑羽快斗生日,他托人定制了一支钢笔,又抽时间跟大师学了很久,亲手在笔身刻下KAITO的字样,这也是他唯一会刻的名字。


“钢笔很漂亮。”他从黑羽快斗手里取下这支钢笔,漆黑色在阳光下映出明亮的光。白马探摸着笔身上凹凸的字母,客套地赞赏,仿佛怕沾上指纹弄脏了似的,很快又还给黑羽快斗。


“失策,我身上没有纸。”黑羽快斗面上颇为懊恼。


“写在手上吧。”白马探摊开了手,手指修长,指节分明,每一根像是都展示着主人的心神坚定。


黑羽快斗拿着笔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拔开笔盖,要在白马探手心里落笔。柔软手心写起字来甚是艰难,黑羽快斗弯下身来,一只手拽住白马探的手,低了头凑近去写,浅浅的鼻息就喷在他指尖,白马探开始觉得手心微微渗出汗来。笔尖触在手心的触感让白马探下意识想要缩回手去,手指微微一屈,黑羽快斗一笔就弯在他的手心里。


他说不清这究竟是种甜蜜,还是种煎熬,每一笔都像是写在他的心上,把那个记忆深处可以倒背如流的数字又提出来,在他眼前心里。


“好了!”黑羽快斗抬起头来,啪的一声扣上钢笔放回兜里。


“多谢黑羽君。”白马探虚虚合手,把他的电话和名字握在手心,“应该快要上课了,麻烦黑羽君跑一趟,学业为重。”


“其实我有笔记借……还是先走啦,有事可以找我!”黑羽快斗向他摆摆手,“bye~”


 


白马探看着黑羽快斗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这才低下头展开手,看着手里一串数字。因为掌心一层薄汗,钢笔字迹微微晕开,墨蓝色顺着掌纹扩散开来。


他轻轻吹了口气,掌心一阵微凉。






TBC.






寝室冻得我脑子和手都不好使了,有BUG不吝指出ovo

评论

热度(15)

  1. 灰原hcy青旗沽酒有人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