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原hcy

平和岛静雄:一日寻人记

Katherine_桂:

呐,你也看到了,我们都从对方的生活里消失后,就一片太平了。你现在又来找我,是要做什么呢?


池袋-街头 


平和岛静雄,自从池袋那场决战之后,就一直在寻找那个消失的人。


他整日的在池袋巡视般的闲逛,想等到那个蹦蹦跳跳的身影再次出现,他便可以像往常一样扔出手边的路牌。


只是手痒想摔东西而已,如果跳蚤在可就方便多了。可是他现在人在哪里呢?


放下了手边即将被他连根拔起的路牌,平和岛静雄转向地下密医家的方向。


 


池袋-岸谷新罗家


“呦,你说临也啊?他好久都没来我这里了。”


“想找他?不会吧,你还有想找他的一天。”


“你可以去新宿找找看,但估计希望也不大。”


“不过啊。”岸谷新罗端着咖啡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你知道临也以前说过,我是他的朋友吧。”


“临也可不是随便一说,他曾经告诉我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呢。”


“跟你说说也没关系的吧,想来那小子不会再出现在池袋了。”


“不是静雄…我不是咒他…你把我家门放下…”


“就是呀,临也跟我说,他对你当年是一见钟情了~”


“你还记得以前那个他从池袋消失的夜晚么?对,就是你被抓进警局的那回。那次是临也得知了好几拨你得罪过的人要联合起来对付你,他担心你没法和那么多偷偷持枪的人对打,就先想办法把你整进了警局。然后自己去挑事,让那些人内斗。哈哈你说临也的胆子也真是大啊,敢自己一个人去挑这么多人的事,他挑完就躲到新宿去了然后你就不让他回来了。”


“后来我还和他说,不如不管直接让你去和那帮人打。临也也感叹说要知道你真这么强连枪都不怕他也不用费这一般功夫了。”


“静雄?要走了么?”


 


池袋-折原双子家


“呀静雄?难得来啊。”折原舞流热情的招呼他。“幽平在么?没有啊好失望,阿临哥都要去死了,你就让我们跟着你去看看他嘛。”


“来找阿临哥?他不是去你那找死了么。”


“是呀,阿临哥之前来给我们送过钱,说什么要再去找你一次,看看以你对他的感情会不会亲手杀了他。我说他就是傻,你绝对会动手的吧。”


“我们干嘛要拦着他?你可是说过如果阿临哥死了就让我们去见幽平的。”


“静雄慢走啊带幽平来玩啊~”


 


新宿-折原临也的办公室


“你说那个该死的老板?工资开的倒是很及时呢。”矢雾波江正在收拾东西,“还经常整出一堆乱七八糟的赔款单来,真是够了。”


“哪里来的?都是池袋的一些公物的赔偿。”


“呐,这还有他之前…大概是在他刚毕业的那几年的账单和日记。这人明明住在新宿却每天都要去池袋各种奇怪的打工场所呢。”


“哈?你在这些地方都打过工?难怪那家伙赔了这么多钱。”


“我收拾东西干嘛?当然是要离开了。老板都走了还留在这里干嘛。”


“对啊他之前跟我说过的,他说什么要赌什么…我也不明白。反正他说了如果他这次离开一周都没有再联系我,就让我把房子退了收拾收拾回去。他就不回来了。”


“你来这找他?他不会回来了。”


“淡定淡定,就算你把这房子拆了也没用。临也他确实是不打算回来了。”


“线索啊…他好像经常在那个聊天室说话,你不如去那里看看啊。我记得他是叫甘乐,哎你说这人有多恶趣味,还整个女的的形象。好像是说什么什么单细胞对女孩子比较温柔?我说他就是有病啦。你要是去找的话记得也建一个假名字哦,没人在那里用真名的。”


 


聊天室


假名字:你们好。


塞顿:你好呀。


田中太郎:今天来了新人啊。


巴裘拉:这名字还真是直接呢。


假名字:我想问一下,有人最近见到过折原临也么?


田中太郎:哇,你是谁呀居然要找临也?


巴裘拉:他早就死了吧。


巴裘拉:我的好(女)朋友以前和临也走的挺近的,她告诉我说别看临也先生总是叫着说他爱着全人类,他其实连怎么爱自己最在乎的人都不知道。


塞顿:是呀,有一次我见他喝多了,趴在我家的桌子上说,他不知道怎么跟自己最喜欢的人相处,只能通过激怒他来吸引他的注意力,真是奇怪的人呢。咦?那位假名字已经下线了?


巴裘拉:…道理我都懂,塞顿你为什么称呼折原临也喜欢的人为“他”?


 


池袋-平和岛静雄家


此时的平和岛静雄正要关上手机,汤姆的电话进来了。


“喂,静雄啊,你消失了一天,我打个电话看看有没有什么事。”


“没事就好我就放心了。”


“啥?问我怎么找的你来我这工作的?你怎么突然想到问这个?”


“随便问问的啊?好吧我想想…当初好像是一个女孩子跟我网上联络的,说她最近有看到你,觉得你特别适合到我这里来工作。”


“叫什么名字啊…应该是…甘乐,对是叫甘乐。还说已经关注你很久了。我还以为是你的隐藏女友,想问问你来着,后来就忘了…”


“哦好,你先忙,再见静雄。”


 


平和岛静雄焦躁的一把扣上了手机。揉了揉太阳穴。


跳蚤这家伙,居然背着自己做了这么多事。


他现在到底在哪呢?不,不会死的。


“哥哥。”平和岛幽瘫着一张脸走了过来。“你可以去武野仓市碰碰运气。我发动了一下我的粉丝群,有人说在那个地方见过他。”


 


武野仓市-街头


临也…平和岛静雄站在路边,看着拄着拐慢悠悠的行走在街头的折原临也。后者转头看了他一眼,立刻收回了目光。


看样子是打算装不见直接离开?平和岛静雄立刻冲上来拦住。“跳…你等一下!”


“哦呀是小静?我还以为是我看花了眼呢。”折原临也撑着拐杖站直。“你是追到这里来杀了我的么?”


“不是…”平和岛静雄有些语无伦次。“我知道你之前做的那些…”


“免了。“折原临也冷漠的打断他,”你是来做什么的?”


“…”


“算了。”临也叹了口气。“单细胞生物永远都是那个样,根本不能指望你有什么进步。你在这慢慢想吧,我就回去了。”正想走时,平和岛静雄拉住了他。


“跟我回去吧?”


“啊?才不要。”


“回去吧,临也。”


“…”折原临也听到平和岛静雄这么平和的叫自己的名字时一怔,继而马上恢复了正常。“瓦罗娜最近怎么样了?”


听到这个问题的平和岛静雄愣了一下,“瓦罗娜现在很好,和我们在一起工作什么的都没有问题。说起来临也你不要恨她…”


“我不恨她。”折原临也清澈的双瞳紧盯着他。“瓦罗娜她其实跟我也差不多,都是走了极端的人,你承认吧。”


“是啊…”


“那为什么你肯帮她走出阴影,却从来没有试着帮过我?”临也的语调中带着一丝不甘。“为什么你可以试着去救赎她?却从来没试着救过我?”


“因为她对你不一样?那我呢?”


“呃。”平和岛静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时心气,他直接甩开抓着临也的手臂,却忘了临也此时不太方便,于是折原临也因为怪力和自己重心不稳,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哈哈…就像几年前我在池袋被你用一个自动贩卖机砸中一样呢。不过这次站起来可费劲多了。”折原临也支着拐杖勉强的站起来。“所以说啊,小静你看,除了给我制造麻烦,你又为我做过什么呢?”


“我可能…不临也,我不知道你对我那样,也许我也是…一样的。”平和岛静雄咬着嘴唇勉强的说道。


“行了,管你是来跟我说什么的,我不想回去。你要知道啊,”临也嘴角微微上扬,眼睛里却毫无笑意。“我们可是什么关系都没有,我没有听你话的必要。”


“那如果我跟你表白呢?”平和岛静雄心一横说道。“跟我…回去吧。”他还是没有说出来在一起这三个字。


“不要,我才不要答应你。”


平和岛静雄愣住了,只是机械性的听着他的回答。


“你知道我跟着你跑了多少年么?太累了。”


“明明那天…你稍微劝我一下,就说一句,都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现在说什么都太晚了。”


“别再来这里找我了。”


“再见了,小静。”


 


那个拄着拐的背影没有丝毫的犹豫,就这么慢慢的越走越远。


平和岛静雄隐约觉得,这次他是真的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

评论

热度(62)

  1. 灰原hcyKatherine_桂 转载了此文字